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河北 > 百姓生活 > 正文

消费升级:你还去商场购物吗?代表委员支招

发布日期:2016/3/8 8:26:34 浏览:

这一表态也发出了重要信号:在消费领域,电子商务的兴起,为我国消费升级提供了巨大的平台和空间。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,李克强表示,去年“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贡献率达66.4,成为支撑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”。

原标题:消费升级:你还去商场吗?代表委员支招

河北商场

河北商场

全国政协委员、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

过去我们在商场消磨的时光,正越来越多地花费在网络空间里。相比大型购物商城,电子商务网站的商品似乎更为琳琅满目,便捷、高性价比、个性化。现在,你还去商场购物吗?

5日,在作工作报告时17次提到了“消费”二字,对于今年政府的工作任务,李克强指出,深挖国内需求潜力,开拓发展更大空间。适应消费升级趋势,破除政策障碍,优化消费环境,维护消费者权益。壮大网络信息、智能、个性时尚等新兴消费。鼓励线上线下互动,推动实体商业创新转型。

这一表态也发出了重要信号:在消费领域,电子商务的兴起,为我国消费升级提供了巨大的平台和空间。

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,李克强表示,去年“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贡献率达66.4,成为支撑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”。

这一数据比上年提高15.4个百分点,是一个飞速的增长。其中“剁手族”功不可没,2015年全年全国网上零售额38773亿元,比上年增长33.3,占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2.9。按照这个比例,未来电商消费的增长空间巨大。

然而,若将电商仅仅理解为“互联网+零售”,无疑是片面的。互联网+物流,互联网+农业,互联网+健康……都在深刻改造产业结构,助力消费升级。

这一趋势的作用不可小觑。在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中,消费是最应“挑起大梁”的一个。因此,消费潜力的释放、消费能力的升级,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意义重大。

当然,我们并不能忽视这种变革带来的阵痛。在互联网席卷之下,百货业巨头出现关店潮、倒闭潮,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市场,旧有的发展模式正在被这个时代加速淘汰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也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。

正如董明珠宣称“格力不是传统企业”,“苏宁电器”完成向“苏宁云商”的转身,传统企业已然走向转型之路。好消息是,蛋糕足够大,红利尚未终结。

★个案

三线小城居民:从逛老商业街到网购成日常

小杨的个人感觉是,如今生活上的一切需求都能在网络上搞定。他在北京上大学,顺利找到份工作留下来,结婚成家然后定居,买了一套五环之外的房子。“西单、王府井人太多,不愿意去挤着,已经记不清上次去是什么时候了。”他说,周末节假日更多会光顾的是距离比较近的小商场,为了吃饭、看电影,顺便逛个街。

小杨说,家里除了时,一趟一趟去跑城,其他从大小、服装鞋帽、锅碗瓢盆、零食水果,基本都由老婆在网上解决。每逢“双十一”这样的打折季,家里的包裹就收不完。“需要什么样式什么型号,网上都介绍很清楚,再浏览一下买家秀,到手以后不会有太大出入。即使有些毛病,现在退换货也都很方便。”他表示。

家里面消费主力是老婆,小杨觉得,家里有穿不完的衣服,存了用不尽的化妆品。“对她现在来说,国内购物没什么新鲜感了,喜欢直接买洋货,海淘网站,叫亲戚朋友代购回来。”

小杨的老家是三线边陲小城,生活在那里的人们还是常去逛老商业街,需要什么顺手买来。不过他也发现,这种模式正在改变。“我妹是90后,在家附近上班。最近几年家里人的衣服,还有饼干坚果零食等都是她从淘宝上买的,我爸我妈都挺满意。去年还在京东买了一台电脑。我妹现在的抱怨是:家里地方太偏了,有些快递不给送到。”

河北商场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

河北商场

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宁董事长张近东

“这两年春节回家还挺吃惊的,别看是小地方,什么滴滴打车、饿了么都没落下,在北京用哪些App打车、叫外卖都能继续用。”小杨这次离开家前,装上了无线路由器,有了WiFi,他考虑要不要买一台互联网电视,“也不贵,几千块钱。正在说服老人转变观念,家里电视买了不久也没啥毛病,当更新换代呗。”

“线上线下商业应公平监管”

全国政协委员、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

新京报:有了电商,大家就不爱逛超市了。你有这种感觉吗?

傅育宁:这是消费升级的需要,说明我们消费者对品质要求更高了。我们的角色是为消费者提供物美价廉的消费品,随着消费升级,对产品一定不仅仅有价格上的竞争力,同时有消费品品质提升的需要。

互联网技术应用上有两个思路:一个是依托传统产业原有优势,嫁接互联网新的特点;一个是从互联网出发,重新推动商业模式,汇集社会资源服务市场。

新京报:互联网对传统产业带来的变化是什么?

傅育宁:传统产业在品质控制、商业管控、服务上有优势,结合互联网的便利性,使客户需求反应更快,服务更个性化。这一点也是线下传统企业所希望看到的变化。年轻消费者使用互联网很普遍,线下商业有效使用互联网技术,能够及时把握消费者对商品的需要,对我们组织货源,供应商品,都有帮助。

新京报:你这次提案中涉及了监管电商的内容,出于什么考虑?

傅育宁:上面讲的两个方式不同,各自问题解决得好,都会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扩大我们的市场,改善我们的服务,最终有效服务客户。作为监管机构,应该对这两类发展模式都鼓励的同时,创造公平的监管环境,对线下企业要求做到的事线上应该做到,比如,要求对产品品质负责任,依法纳税。

我们谈电子商务平台规范的监管,其实描述更准确的是,监管者对线上、线下商业发展要有同样的监管标准和框架,这是营造公平商业环境的应有之义。

新京报:你有看到什么监管不足造成的消极影响?

傅育宁:互联网不需要空间,有一个平台就可以了,有优势——成本低。虚拟方式看到商品,和实际商品是否一致呢?没有监管就会出现大量的退货,这也是我们这两年看到的。因此带来的浪费也是很突出的。监管要提出一个共同的标准,对于所有从业者,无论线下、线上。

“减税是消费升级必要手段”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

新京报:为什么老百姓的消费,需要去鼓动呢?

蒋洪:消费升级,取决于消费能力。现在的问题是,老百姓口袋里钱还不够。因为按照分配格局来说,掌握在政府口袋里的钱还是多。所以要刺激消费,就需要减税降费,做出调整,增加老百姓的收入,收缩政府收入。

河北商场

全国人大代表、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

我很高兴看到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了这一点,把减税放在了重要内容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减税政策不应该作为应对眼前困难的一种手段,而是作为市场经济的长期考虑。国民收入应该更多放在老百姓口袋里。

新京报:从生产的角度,如何理解消费升级的必要性?

蒋洪:除了具有消费力,我们还要生产出更多、更好的产品。这依赖于企业活力,依赖于企业创新能力。没有创新就没有办法生产出更好的产品。所以我们必须要有这样一个土壤。

这跟我们政府也有关系。如果政府在生产经营方面过度介入,搞很多国有企业,而且国有企业的经营边界不受限制的话,它会大大挤压民营企业的空间。经济要有活力和创新能力,一定要大力发展民营企业;要发展民营企业,一定要把国有企业限制在一定范围里面。

新京报:您认为国有企业应该退出哪些领域?

蒋洪:很多产业领域都可以退出。从长远目标来看,国企可以参与一些公共事业。但如果是在民间愿意做,而且能做得好的领域,国有企业就不要进了。

新京报:国有企业有资金优势,是否意味着在创新领域同样具有优势?

蒋洪:这个想法不太对。真正创新资金不是从政府而来,而是来自民间,通过民间风险投资机制,通过市场方式,把钱筹来。这里的好处是,谁投钱,谁负责。创新有一个特点,一定是绝大多数人不懂,甚至很多人反对的东西,如果大家都懂都赞成,就很难做到创新。在这方面,民企的机制更为灵活,也更有优势。

“2016年是大消费的机会”

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宁董事长张近东

“对于大消费、大服务领域的企业来说,2016年应是我们难得的机遇年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在3月4日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说。

据了解,张近东带的5个提案中有两个与拉动消费有关:一个是建议加强农村电商人才培养,大力发展农村电商;一个是建议加快跨境电商O2O发展,促进消费升级。

他认为,中国正在释放出巨大的消费潜力,已经在苏宁平台上表现了出来。2015年的业绩快报显示,去年全渠道增长达到24,线上增速达到94,“这是我们启动转型发展以来的最大增速,苏宁的转型已经进入收获的快车道。”

张近东说,今年我国进入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阶段,一二级城市收入水平继续提高,三四级市场城镇化加速,这些都将带来品质消费、品牌消费的高增长。

他表示,中国十几亿人口,要建立真正大消费的体系,要完成的事情很多:基础设施、后台、物流、服务,包括品牌,产品的品质等。他还表示,确实要从国家提出的产业结构调整,建设起未来经济新的增长点

[1] [2] 下一页

最新百姓生活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